我本来还有很多故事想讲的

魔鬼吗?魔鬼吗?

兔司基萌:

什麼叫官配待遇「跪了

这是我的陨星啊

你于我是塑心续命的大恩

兔司基萌:

在ins上看到失蹤人口的po還挺高興,傻呵呵騙著去看fb然後告訴我退國家隊了???
馬里奧這個大豬蹄子啊啊啊啊啊啊!!!騙我感情!騙我青春!!騙我眼淚!!!
「滿地打滾

真是写什么都有人看有人夸有人催
写文比我以为的容易多了
怕了怕了

逼逼几句很可能没人会听的话

我小的时候人们羞于提起性,不把它当做人正常的欲望而看作耻辱
而现在,和我当时一样年纪的孩子们将性看作炫耀成熟的标志
说实话,两者相较,我宁可用今天的愚昧换回十年前那样的迂腐

我没在文前写过分级,但每一次放车我都写明了这是车,因为我接受性教育非常早,也相信年龄不是衡量一个人是否有资格看这种情节的标准

世界观才是

性知识作为一切正常、完整的世界观的一部分,是一切正常、完整的人应有的基本知识,我不反对过早的性教育,也不歧视过晚的性教育,重要的是,所有人都明白,这不是羞耻,但更不值得炫耀

Light光源君:

人正在关于性教育的讲座上。


我知道我首页有很多未成年人。我也知道自己是个...

外婆的妈妈种下的樱桃树开花了。在她十九岁以前,每年夏天放暑假回乡,走过跃河桥向骆家弄堂里去,沿路的乡亲们都停下手中的事来看她,一边小声说道,绿牡丹回来了。
下人早就把大小姐回家的消息报进了书房,她的父亲一面说着:“女儿家,抛头露面有什么好。”一面却在铺好的纸上悄悄写道,「耕者忘其犁,锄者忘其锄,来归相怨怒,但坐观罗敷」。

新桃换旧符。过年啦。

后两张一个小彩蛋。这位老父亲,我看您也对不出您这个宝贝上联了,不如我们帮您对哦:)

今日归来不晚 与故人重来 天真作少年

我本来还有很多故事想说的,很遗憾。

但是这个我真的没办法,我受不了了。
让我自己想想清楚吧。

我胡言乱语了吗?

对不起,也许很快,也许不会再见了。

我所希望的,不过是

没有人在应当受人敬仰的年纪,却面临背井离乡

没有人,捱过了风波动荡却突遭变故

或者

身上背负着 经年累月的伤痛

却仍然和年轻时一样

壮志难酬,风尘仆仆

1 / 5

© 哪有什么大事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