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本来还有很多故事想讲的

大半夜逛tag给我看笑了

求求大家

搞rps好歹得考考据吧
「cp出现的时间都对不上还能存在一对be了另一对我服气了
「也从来没有觉得人设这种东西这么有用过
「带单人tag也不想说了,头一次见球队tag都带,当然这是我的错,我孤陋寡闻了

他要去世界杯了!!!!!!!!

逼逼几句很可能没人会听的话

我小的时候人们羞于提起性,不把它当做人正常的欲望而看作耻辱
而现在,和我当时一样年纪的孩子们将性看作炫耀成熟的标志
说实话,两者相较,我宁可用今天的愚昧换回十年前那样的迂腐

我没在文前写过分级,但每一次放车我都写明了这是车,因为我接受性教育非常早,也相信年龄不是衡量一个人是否有资格看这种情节的标准

世界观才是

性知识作为一切正常、完整的世界观的一部分,是一切正常、完整的人应有的基本知识,我不反对过早的性教育,也不歧视过晚的性教育,重要的是,所有人都明白,这不是羞耻,但更不值得炫耀

Light光源君:

人正在关于性教育的讲座上。


我知道我首页有很多未成年人。我也知道自己是个...

现在在转发这条的是我的尸体

兔司基萌:

大家好,我死了_(:з」∠)_

外婆的妈妈种下的樱桃树开花了。在她十九岁以前,每年夏天放暑假回乡,走过跃河桥向骆家弄堂里去,沿路的乡亲们都停下手中的事来看她,一边小声说道,绿牡丹回来了。
下人早就把大小姐回家的消息报进了书房,她的父亲一面说着:“女儿家,抛头露面有什么好。”一面却在铺好的纸上悄悄写道,「耕者忘其犁,锄者忘其锄,来归相怨怒,但坐观罗敷」。

新桃换旧符。过年啦。

后两张一个小彩蛋。这位老父亲,我看您也对不出您这个宝贝上联了,不如我们帮您对哦:)

七年前在孤山南麓,沙老匾下遥遥一见,仿佛是昨天的事

时先生初到,「好古游六艺,作草嗣二王」之语,言犹在耳

初冬而来,隆冬而去,想必效陶潜,学谢公,托体朔风,遍历山川,恬然忘忧。

「掷地铮铮然有金石声」的老先生,今日又少一位

饶公圆满。西泠千古。

但愿天底下凡好看的都有人照料。

就像是突然回到了佛罗伦萨那段时间

1 / 6

© 哪有什么大事 | Powered by LOFTER